自2003年趙某生一家住在我家西隔壁當鄰居起,我們一家就不再安寧。2017年他們用脅迫和欺騙的手段和我家簽訂宅基地協議,把我家使用的老宅基劃到他二哥趙某生名下。我們兩家不是一個集體經濟組織,我們家使用了百年..
您好,歡迎光臨紹興門戶網!
會員登錄會員注冊

關注:??國內  娛樂 旅游  健康  圖片新聞 ?  視頻新聞  氣象  教育  紹興  諸暨  嵊州  新昌  論壇  微博  公告
您當前的位置:網站首頁資訊新聞頻道社會新聞瀏覽
山東鄄城縣女子訴稱屢遭鄰居欺負 百年老宅基被掠奪
發布時間:2019年12月11日    點擊率:269次    共有0條評論
         “自2003年趙某生一家住在我家西隔壁當鄰居起,我們一家就不再安寧。2017年他們用脅迫和欺騙的手段和我家簽訂宅基地協議,把我家使用的老宅基劃到他二哥趙某生名下。我們兩家不是一個集體經濟組織,我們家使用了百年的老宅基,怎么會有他家的地方?”近日,山東省菏澤市鄄城縣古泉社區大趙莊村村民萬素華女士致函有關部門反映說,多年來,她家鄰居趙某生依仗他三弟的權勢欺壓百姓,不僅曾將她時年75歲的二爺打傷,還與他妻子等人屢次尋釁滋事對其進行辱罵和毆打。

       在提交給上級有關部門的一份書面反映材料中,萬素華陳述了事情經過:我出生于1966年11月,漢族,初中文化,是山東省菏澤市鄄城縣古泉社區大趙莊村的一位村民。我家所在的大趙莊村屬于城中村,由于西鄰居趙某生家想要走我二爺趙希生(系孤寡老人)正在居住的老宅基,我家沒有給他,十幾年來,趙某生一直對我家打罵不休。而我家這處宅基跟趙某生家沒有任何關系,我們不是一個集體經濟組織。  

                 
                 

       2003年春天,趙某生的老婆仇某梅到我二爺家,提出要走這處老宅基,一連要了四次沒有給她。仇某梅心懷不滿,和她婆婆一起三天兩頭跟著我二爺打,罵娘。我老公怕家人吃虧,說服我二爺讓出西邊的宅基近一米給趙某生家,請他家人不要再打人罵人,趙某生卻沒有滿足,仍不斷找事罵人。

       2011年春天,趙某生和其大哥趙某果、三弟趙某柱(系法院干部。1990年移民陜西省洛川縣洪福梁鄉后居民溝村冒充付某奎之子參加高考,名為付某,欺騙了洛川縣政府及教育局)弟兄三人,在村里強占土地時,把我家房后生長了幾年的多棵樹木直接推倒用土掩埋,把生長50余年的大樹偷賣。我們找其理論時,趙某柱說:“我占的是集體的土地與你沒關系,毀你的樹木有啥事找我就行。”

                

       2012年,趙某生趁我家中無人之際,跳進院內鋸掉三棵老槐樹,理論時將我75歲的二爺趙希生打傷。我帶我二爺看傷時,仇某梅堵著胡同口對我又打又罵。多次找有關部門無人過問的情況下報了案,報案后村干部出面調解,沒有任何協議,趙某生更沒有向老人道歉,事后趙某柱稱是村里出錢買東西為他家辦事,派出所做了筆錄。3個半月后,我二爺趙希生發病去世。

       2013年7月26日,仇某梅挖我家的后墻根栽葡萄,離墻根不到20公分,被我拔掉。趙某生一家五口對我進行辱罵、毆打,經法醫鑒定構成輕微傷。8月30日,趙某生一家推倒我家的墻并打人,報案后不了了之;2016年4月28日,趙某生跟到我家門口把我打傷,住院8天。報案后,打人者趙某生造傷誣陷我(趙某生多次向司法機關提供虛假證明),我多次申請重新做鑒定無果。

       2016年7月初,因我在家中搭一防雨棚趙某生的老婆仇某梅天天跟著我罵,坐在房頂上罵,堵在胡同口罵,堵著大街罵,從后街罵到前街。我向村里及派出所反應無果,實在沒法就找親戚幫忙打了趙某生(輕傷二級)。事后,我和打人者被拘留三個月、六個月不等(種種原因張某偉沒有到案)。兩次定案尋釁滋事,后被檢察院駁回定為故意傷害罪,賠付趙某生家16.5萬元。趙某柱答應能判緩刑,而后又逼著我老公讓出二分多宅基,并揚言道“宅基不處理你家還會有事”。我家先給了趙某生6.5萬元,為躲避是非,無奈簽下了不合理的宅基協議合同。這樣,我們家使用了百年的老宅基被其掠奪。趙某生寫了諒解書(包括張某偉),判了緩刑二年之后我家又給了趙某生10萬元。

                
                

       錢和宅基都拿到手后,仇某梅又開始罵。2017年8月12日從10點30分提著我和我家人的名字一直罵到11點40分。圍住我家的房子罵,還聲稱“你還得進監獄”,三天兩頭找事罵人。還用了各種手段,阻攔我家做生意。2017年10月25日大約7點左右,我在院內挪動了一摞磚,仇某梅稱影響她家睡覺,在她家房頂上提著我名字罵,看我想出門就堵著胡同罵。指著我說“派出所里見”,隨后捏造事實報案。

       此前的2016年8月30日,我價值20萬元的電腦繡花機被砸。也曾報過案。之后又兩次向我院內撒藥,毀我機器。2019年元月2日,趙某生以張某偉到案不予諒解為由,要挾我老公砍我院內樹木。3月13日中午11點多、14日晚上9點多,有人兩次向我院內投毒。屢遭欺凌,讓人倍感無奈和心痛!出爾反爾的協議算不算數。

       為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我們多次向有關部門反映情況,一直未得到解決。2018年8月份,我向當地打黑辦反映情況,至今沒有書面回復意見。2019年10月份的口頭回復意見是:趙某生夫婦只打了你一家人,沒有查到他打別人,不歸掃黑除惡辦管。今年7月份,我們在網上發帖請求法律援助,至今仍得不到解決。

       自2018年1月全國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以來,各地以千鈞之力、雷霆之勢,向黑惡勢力發起強大攻勢,掀起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一波又一波高潮。什么是惡,十幾年來的打罵、侮辱該有誰來管?希望能有一個說法。(山東省鄄城縣 萬素華)

來源:頭條資訊
投稿會員:中國法制報道
更多
發表留言
發表留言請先登錄!
免責聲明:本站發布的信息和評論純屬網民個人行為,并不代表本站立場,如發現有違法信息或侵權行為,請直接與本站管理員聯系,我們將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時內作出處理!
欄目導航
活動推廣
曾道人三肖中特彩图